首页 >> 家居 >> 东方夏威夷娱乐网|“后来者”理想汽车的前进焦虑

东方夏威夷娱乐网|“后来者”理想汽车的前进焦虑

发布时间:[ 2020-01-11 15:00:50]
[摘要] 12月2日理想汽车官方发布消息,首批理想one2020款下线。12月10日,理想汽车正式交付到首批上海车主的手中。随后,理想汽车售后服务人员现场通过零件检测,最终确认为空调系统三通阀自身诊断机制导致的误报警。天眼查显示,理想汽车先后被深圳市比克动力电池有限公司等23家公司起诉。目前理想汽车正在紧急“救火”,采取两种方式解决车主的贷款问题。

东方夏威夷娱乐网|“后来者”理想汽车的前进焦虑

东方夏威夷娱乐网,本报记者 陈燕南 童海华 北京报道

“2019年第四季度交付”的承诺得以兑现。12月2日理想汽车官方发布消息,首批理想one2020款下线。

理想汽车创始人及ceo李想在微博上发表了一张照片、一句话和一个流泪的表情。这句话是——2015年7月~2019年12月,四年零五个月。照片上几十辆理想one静静地躺在拖车机器上,等待着从常州基地发运,汽车尾灯闪烁着的红色光芒划破了黑夜,映衬出拖车机器旁醒目的四个大字,“筑梦远航”。12月10日,理想汽车正式交付到首批上海车主的手中。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交付之后理想汽车并不顺利,银行贷款“暴雷”、连续被曝出三起质量问题引起舆论大波。纵观理想汽车的发展路径,项目流产、交付延迟等状况频发,导致其与其他车企相比,节奏稍显缓慢。

随着2020年即将到来,外资品牌特斯拉即将在上海生产,传统品牌频频发力电动化华丽登场,造车新势力第一梯队蔚来已经上市,对于理想这家仅成立4年的车企来说,交付还只是个起点。

质量遭疑

12月16日上午,一位理想汽车用户在从杭州交付中心提车后驶入高速公路,行驶当中出现解除自适应巡航功能后,踩踏加速踏板车辆无法提速的情况。

随后,理想汽车发布声明称:“经过我们后台和现场诊断,已经确认为车辆的物流模式在交付用户前没有完成解除,车辆自身没有任何质量问题。”

当日,李想也就此事公开致歉。“pdi(出厂前检查)流程太不严谨,是我们自己太蠢了,让用户担惊受怕了。”李想还表示,这不是具体某个员工的问题,而是pdi流程设计只有执行环节,没有确认环节,车辆状态也没在仪表上显示。理想汽车将采取改正措施:pdi后,几个模式变换后的系统都要确认是否成功;物流模式下,会在仪表屏上显示状态。

就在5天前,一位理想汽车用户的车辆仪表屏出现“排放系统故障”报警。随后,理想汽车售后服务人员现场通过零件检测,最终确认为空调系统三通阀自身诊断机制导致的误报警。同时,售后服务人员还发现个别车辆会出现驻车系统、车身稳定系统等故障的误报。而近日又有一位理想车主爆料称自己新提的理想one仪表显示动力电池故障。

对此,资深汽车行业研究员梁木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造车新势力太年轻,积累的经验远不能及传统车企。而汽车是一个需要长期品牌运营的产品,品牌需要时间去构建,特斯拉成立10多年还算是“新兵”。所以价格较高的产品,不可能依靠一两款产品就能迅速占领市场。

贷款中断

理想从最初的构想到量产交付可谓一波三折。李想自2015年从汽车之家出走之后,投资了李斌的蔚来汽车,之后便在2015年创建了车和家,在2019年才将公司名称改为现在的“理想汽车”。

在2015年公司成立伊始,理想汽车押宝低速电动车sev。然而3年之后,低速电动汽车迎来全国性的大整治,2018年工信部等6部委联合印发《关于加强低速电动车管理的通知》,其中严禁新增低速电动车产能。无奈之下,理想汽车只能踩下“急刹车”,2018年3月,李想宣布取消sev生产计划,并宣称将sev生产线改造成suv。

一边进行生产线的改造,一边积极解决造车资质,2018年12月,理想汽车通过重庆新帆机械设备有限公司以6.5亿元100%收购了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因此理想汽车也直接获得了造车资质。

一半是海洋一半是火焰。本以为准生证在握,一切准备就绪,只待量产冲刺。但令理想汽车没想到的是,一桩又一桩的合同纠纷开始找上门来。天眼查显示,理想汽车先后被深圳市比克动力电池有限公司等23家公司起诉。

理想汽车方面则表示,“今年以来,理想汽车三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所涉诉讼均为力帆集团持有并经营力帆汽车期间发生的债务,诉讼案件发生后,均由力帆集团与相关债权人对接并寻求解决方案,后期案件的处理也由力帆集团负责。”

然而银行却没有听信这套说辞,在交付这个节骨眼上,理想汽车又乱了节奏。12月11日,传来中信银行停止向理想one贷款用户放款的消息,部分车主面对即将提车却申请不了贷款,如果想要继续提车需重新申请别家银行,致使不少车主面临无钱提车的可能。目前理想汽车正在紧急“救火”,采取两种方式解决车主的贷款问题。

对此,理想汽车ceo李想道歉称:“还是我们自己实力不够强,害得用户也跟着被银行欺负。”但近日,中信银行又恢复给理想汽车车主贷款,但同时中信银行也发出了风险提示。有部分车主反映,在继续借贷之前,车主必须签署中信银行关于贷款购买理想汽车的风险承担协议书,并且重新借贷手续复杂。

太过理想

与理想汽车几乎相同时间进局的蔚来、小鹏、威马等第一梯队或已上市,或已开始交付第二款车型,在临近2020年到来之际,理想汽车才开始进行交付,无疑在速度上慢了一拍。而观其发展路径,其“迟到”的原因也许是李想过去并没有造车经验,所以在设计以及经营汽车时过于“理想”,这就导致在实际落地上根本无法实现。

李想曾称,已操盘过百亿级公司,希望再操盘一家千亿级公司。百亿级公司指的是李想上一程的汽车之家,那么千亿级企业目前来看只能是理想汽车。去年,李想曾承诺,将在今年四季度完成新车量产交付,目标是到明年卖出10万辆,到2025年能卖出100万辆。

然而理想汽车的销售人员李红(化名)向记者表示,他们也并不是以销售为导向的公司。“销量目前还不算在我们的绩效考核之内,最重要的是让大家熟知我们的品牌。”

在2018年10月18日,理想汽车曾在北京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发布会,正式推出旗下首款智能电动车——理想制造one。在这场发布会上的开头,李想表示“用科技改变出行,让更多人收益”。并且他还表示:“我们不做燃油车,因为这个世界真的需要一款全新的电动品牌,采用增程式技术,解决续航焦虑,那就是理想one。”彼时李想的好兄弟蔚来汽车的董事长李斌以及众多豪华车企的高管参与了这场盛会。

在记者的采访中,选择追随李想的人,大多也是因为李想这个人带有着一些“理想”的光芒色彩。从一家传统车企跳槽到理想汽车,理想汽车的工程师王冰(化名)认为虽然工资并未有所涨幅,但是对理想汽车充满期待。“很多人跳槽到这里是因为李想的个人魅力,在这没有明显的上下级关系,在这我们可以发挥自己的才能,我们都称李想为想哥。”

而在理想汽车的前进道路上,用户并不会为理想汽车的“理想”买单。在11月即将交付之际,理想汽车突然宣布取消之前的卖点——双扶手设计,原因是这种设计具有安全隐患,尽管增加升级了其他的配置作为弥补,但是仍然有车主向记者表示不满。同时,升级后的2020款理想one在并线辅助选项的改变,混动模式选项也进行了改变。有媒体分析称,“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理想化的纠偏。”

而对于理想汽车引以为傲的增程式技术是不是也是一种“理想”?梁木则对记者表示:“我不认为增程式路线是个主流方向,否则也不会只有理想汽车‘单打独斗’。其一,目前市场传统车企的战略布局都在走电动化路线,从这可以看出业内并不认可增程式汽车。其二,与传统燃油车相比,增程式汽车看不到明显的优势,所以对消费者来说差别并不大。其三动力系统成本很高,技术也未大规模量产,难以受到消费者的信任。”

梁木进一步表示,“目前技术进入快速爆发期,行业不确定性也正在显现,也许10年后随着自动驾驶的普及,不再有汽车市场,只有出行市场,辛苦塑造的品牌,没了意义也是有可能的。”

能否“撑下去”对于理想汽车至关重要,然而理想汽车的经营状况也处在动荡期。目前,理想汽车的股权结构出现了变动,有17位股东退出。公司注册资本由原来的约9.15亿元变更为约6.83亿元,减少约1/4。

确实,在汽车这个高科技的行业确实需要一些理想的存在,因为有理想,所以创新,所以热血,所以一路向前,我们希望理想汽车不只是成为“理想”,更将带着这份寄托不断前进。

© Copyright 2018-2019 kevinleemusic.com 坪滩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